教学法 > 网赚方法 > 网赚一满屋“租女朋友”回家过年?“租人”APP风险丛生

网赚一满屋“租女朋友”回家过年?“租人”APP风险丛生

网赚 网赚方法 2021年01月03日

本报记者实测租人APP发现风险丛生

公安部门:App平台上直接有招嫖信息的,App要承担相应责任,这种行为属于监管不当,平台和个人都构成犯罪;如果App助推了这种招嫖行为,App同样属于违法

年关将近有人准备租个女朋友回家 注册不需要身份验证 一个号码全部搞定

网赚一满屋“租女朋友”回家过年?“租人”APP风险丛生

制图 汪晓筠

网赚一满屋“租女朋友”回家过年?“租人”APP风险丛生

本报记者采访中尝试下载的租人APP

年关将近,在杭州上班的罗嘉又接到了福建泉州父亲的电话。“今年过年总要带个女朋友回来了吧?”这是罗嘉大学毕业后离开老家的第十个年头,也是父亲第三年催他带女朋友回家过年。“在老家,像我这样年纪的小伙子早就结婚了,但我平时工作太忙,没有时间找女朋友就耽搁了。”他说。

事实上像罗嘉这样的年轻人并不少,随着年岁逐渐增长加上家长们的催促,一种“男女友租赁”的新兴市场正逐渐成为他们迫不得已的选择。罗嘉透露,他今年就准备在网上租一个女朋友回老家,这样可以让老人们安心,也能使他摆脱被七大姑八大姨追问的窘境。

在四通八达的互联网上,除了有人将自己作为“过年男女朋友”出租,还有一些人直接放出了租人服务。不少租人App中,按照不同服务进行分类,并对这些服务标价,标价低的只需10元/小时,而标价高的则达到上千元/小时。一位在租人App平台提供出租服务的85后女孩刘青青透露,这些出租的人当中,有一部分会涉及暧昧的信息,有些甚至还会提供陪睡服务。

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心身二科副主任马永春认为,互联网的发展以及人们对爱情观念的变化,通过“租”来找寻男女朋友也是一种方式,但如何确定这个度,是个问题。“就像狗熊掰玉米,每租一个男女朋友都觉得可能下一个会更好,到头来可能一无所得。”

而这样的平台甚至还有安全隐患的存在,对此,杭州市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对于此类App平台,如果确实涉黄,App平台将要承担连带责任,有可能触犯相关法律。

1.

随着天气逐渐变冷,不少小区的空地上也陆续出现各色“酱货”,年的味道也越来越浓。而这对于罗嘉来说,一年中最难熬的时候也即将到来,“我今年32岁,在我老家和我同龄的人差不多都有孩子了,我每年过年回家都会被七大姑八大姨围着问,家里还给我安排了很多场相亲,这让我觉得不堪重负。”谈及找女朋友,罗嘉坦言并不是他不愿意找。“我是创业团队里的主力队员,每天工作强度很大,实在没有精力考虑个人问题。前几天朋友告诉我可以租个女朋友回家过年,我准备去试试,如果可行,我也能轻松一些。”

记者在一个名为租女友总群的QQ群里看到,群里共有813名群员,其中男性为539人,占到总数的66%,此外,群内的成员大多为80、90后,其中90后的人数达到396人,占到总数的48%。这个定位于杭州市森林大厦的QQ群中,每天都会有数百条关于租男女朋友回家过年的信息,在这些信息中既有男性求租女友回家过年见父母的,也有女性求租男朋友见父母或见前男友的。

随后记者在小米手机的应用平台中输入“租人”等关键词搜索后发现,有十几个和租人有关的App。点开这些App就能看到不少年轻的俊男美女的照片,在一个名为“租我么”的手机App中,记者通过筛选功能寻找后发现,在这个平台上注册并提供租人服务的人,年龄集中在20岁—30岁之间,记者通过该App的筛选功能,并未找到30岁以上和20岁以下的用户。

一位名叫小敏的租人服务提供者透露,她在多数的租人App平台都注册了账号,并为不少人提供过服务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会选择租人的都是年轻人,以90后居多。“要租我很容易,只要按照App上的规则支付意向金和服务费,就能与我约定时间出来见面。”她说。

广告位
标签: 丛生   回家   风险   过年   租人   租女朋友